歡迎光臨 西柏坡創新教育培訓中心
西柏坡創新教育

熱門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培訓基地

香山雙清別墅

2017-06-16 17:20:59

毛澤東在雙清別墅

這是毛澤東第一次爬香山,因為過去并沒有毛澤東一游香山的記載。不過,最可以肯定的是毛澤東第一次坐車去香山。想想,一個當年的窮學生,能夠坐上小車走進香山游覽嗎?那是皇帝都不敢想的事情。

香山的公路是臨時搶修的,小轎車爬坡相當吃力,雖然司機狠踩油門,也不那么頂事。進香山大門不久,又遇上一個70度左右的大斜坡,汽車哇哇猛響,車輪就是原地打滑。

毛澤東說:“上不去吧?我們下來走好了。”

司機說:“好,主席你先下車,我把汽車倒回去,再往前沖一下,這樣出不了事。”

毛澤東和周恩來他們慢慢踩著夜色,順公路到了香山慈幼院的后門。

一輛吉普車停在那里。這是毛澤東從西柏坡到北平坐的吉普車,司機周西林正等在那里。

毛澤東問:“不是到了嗎?為什么還要上車?”

周恩來說:“這路太陡,小汽車爬不上去,必須換越野吉普,前面還有好長一段呢。”

果然,越野吉普又開了一陣,才到了一個院子附近。這回真到了。

后來,毛澤東雙清別墅會見客人,也是在香山慈幼院后門改乘吉普車。民主人士誤解為對他們的司機不信任,顯出不高興來。但是,當他們坐車爬上陡坡后,才明白過來,再三再四地道謝。

每次來客人,毛澤東都叫警衛員下去接,囑咐再三,一定要注意他們的安全。

有一次,司徒美堂老人來,他不能坐汽車上山,毛澤東就叫警衛員用擔架,一時找不到現成的擔架,毛澤東在屋子里四下一看,說:“用我的藤躺椅代替好了。”

警衛員在藤躺椅上綁了兩根木棒子,做成一頂人工轎子。毛澤東看了后連夸做得好,還特別說:“抬的時候,4個人要輕輕地一塊起,上肩后步子要走穩走齊,不要晃了老人家。”

當警衛員把司徒美堂老人抬到會客廳門口時,毛澤東早已站在外面迎候了。他看見來了,大步迎上去,雙手攙扶老人下了轎子。會見結束,同樣又用轎子把老人送下山去。

中國共產黨和它的領袖毛澤東,就是這樣,肝膽相照地與民主人士結成了深厚的友誼。

雙清別墅,是1917年熊希齡在香山修建的私人別墅。取名雙清,是因為這里有兩股清清的泉水,清代乾隆皇帝在泉邊的石崖上題過“雙清”的字樣。

毛澤東住在雙清別墅的時候,里面的泉水碗大的兩股,呼呼直涌。幾十年后,這兩股泉水已經沒有了,院子里只有一池綠綠的水倒映著院中的六角涼亭。

毛澤東仔細望了望寫有雙清別墅的大門,然后走進去。院子很大,夜色下,一個古色古香的六角涼亭,還有不少松柏自由自在地站在院子里。更令毛澤東興奮的是院子里有一個人工砌的大池塘,月光下閃著點點磷光,一下子就生動了整個院子,連房子也生動起來。院子深處還有一個亭子,中午毛澤東常常在那休息。泉水從亭子后面順亭子流過來,給人以極清涼的感覺。

“這個院子不錯呀,比我們在西柏坡的院子還大還漂亮。”毛澤東由衷地贊嘆道。

警衛們也直點頭,說這里環境不錯。

當然領袖的不錯和警衛的不錯意義是不一樣的。

領袖說的不錯是從風景上,而警衛說的不錯是從警衛上。

西柏坡的房子還有個院墻圍著,毛澤東、周恩來共同住在那個院子里。而在延安楊家嶺時,毛澤東住的窯洞前,小圍墻還沒有人高,外面是一個廚房。如果在溝里走的人勁兒大一點,手榴彈就可以扔到毛澤東的窯洞門口。從延安到西柏坡到北平,警衛環境越來越好,這使警衛們很高興。

雙清別墅院子大,房子也不少,是一排坐北朝南的平房,從西頭起,有衛生間、臥室、辦公室,中間正廳是會客廳,能容納20多人。從正廳往東走,還是辦公室和會客廳,過了會客廳是小餐廳。小餐廳通過一個走廊和廚房相連。

工作人員專備了一個竹提籃,每天給毛澤東送飯。幾十年后,這個竹籃上了照片,陳列在作為紀念館的雙清別墅的墻上。

這排房子中,除毛澤東使用的房間外,還有工作人員的辦公室、儲藏室和小廚房。

從此,毛澤東住在這里,一直到6月份進城。但是,毛澤東只是白天去中南海辦公,夜里仍回雙清別墅休息。

鄧小平親呈給毛澤東的絕密報告

毛澤東率領黨中央開進北平,于是,南京總統府的喪鐘開始敲響了。

進入北平之前,甚至北平還沒有達成和平解放協議之前,毛澤東就在1949年的新年獻詞中滿懷信心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向長江以南進軍,將要獲得比1948年更加偉大的勝利。”

很巧,蔣介石也在同一天發表了元旦聲明,一掃以往的趾高氣揚,提出愿意和中國共產黨進行和平談判。這就是說,用美式武器裝備起來的不可一世的國民黨軍隊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失敗了。

兩個星期后,毛澤東以中共中央主席的身份發表關于時局的聲明。毛澤東回顧了解放戰爭的歷程。自從1946年7月南京政府在美國的幫助下,撕毀停戰協定,發動全國規模的戰爭至今已經兩年半,人民解放軍在異常艱難的條件下,抵抗了國民黨的430萬軍隊的進攻,然后又使自己轉入了勝利的反攻,從而恢復了解放區的一切失地,并且解放了石家莊等許多大城市。

毛澤東一眼看穿了蔣介石的求和聲明的實質,他提請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體指揮員戰斗員注意:“在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接受并實現真正的民主的和平以前,你們絲毫也不應當松懈你們的戰斗努力。對于任何敢于反抗的反動派,必須堅決、徹底、干凈、全部地殲滅之。”

緊接著,1949年3月,在中國共產黨進城之前召開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宣布:

“我們希望4月或5月占領南京。”會議結束后,從南方趕來參加會議的鄧小平、陳毅、譚震林等被毛主席留了下來,再次商談了渡江作戰的問題,敲定了4月10日作為渡江作戰的發起時間。到了3月26日,在總前委和兵團首長的會議上,把渡江時間推遲到4月15日。關于這個推遲,在渡江之后的5月10日,鄧小平給毛主席的報告中說了原因:“三四兩個月,在極度緊張和忙亂中渡過,二中全會后,我們3月18日才回到前線,其時二野各部剛過淮河,三野各部亦在運動中……”后來,由于政治上和軍事上的需要,渡江再次推遲。當時,中央軍委曾指示,和平談判的南京代表將在4月1日到達北平,談判過程將拖至4月中旬甚至下旬才能結束。如你們能于4月的13、14日渡江成功,則較為有利。因為渡江日期正是陰歷十六,月光遍地,因此建議推遲兩天。

在那些天里,來往電報不斷,反復商量攻占兩浦和炮擊南京的問題。到了3月17日,中央軍委考慮,如占領了浦口和浦鎮,南京政府的大部分官員就會立即跑散,不利于我們和平接收南京,意取消這一意向。幾天后,在長江邊上的總前委也開會做出決定,因為浦口攻占與否,對渡江作戰無重大關系,所以不攻兩浦。中央軍委批準了這一計劃。于是,六朝古都的南京幸免了一次猛烈的炮火。

鄧小平他們返回前線一個星期后,毛澤東從那個名叫西柏坡的小山村來到北平城。那一天,機要參謀送來了兩封電報,鄧小平看了第一封,說國民黨又從西北調來一個獨立第九十五師增防江南。想了想,鄧小平又說,對頭,從前我在馮玉祥那里工作時,就曉得這個部隊。說話間,他又打開了第二封電報,頓時興奮地叫起來:啊,毛主席、黨中央昨天上午進北京了。雖然那時北京叫北平,但鄧小平還是叫北京,因為他知道,北平肯定要叫北京的。他的這一聲喊,使在座的人都活躍起來,想著將來進北京如何如何……

經過100多天的運籌,一部渡江戰役的《京滬抗戰役實施綱要》已經形成,由機要部門用電報拍到了在北平香山的中央軍委。這時候,毛澤東除了少量時間會見幾位民主人士外,大部分時間在考慮如何更快地摧毀蔣家王朝。

黨中央在香山這一段時間,主要有兩件大事,除了毛澤東考慮打仗這一件外,還有一個就是協商召開新的政協會議。這件大事主要是周恩來負責,他每天坐車去城里,晚上8點趕回香山毛澤東一塊研究軍事問題。至于毛澤東不是不過問政協籌備這一攤子,而是把重點放在解放全國上。因此,毛澤東常常把自己關在雙清別墅的小屋里,揮筆疾書,有時甚至一寫一夜,那些智慧的思想就這樣源源不斷地噴涌出來。而老人家那些智慧的作戰思想,大多來源于長江邊上的一封封電報。

毛澤東進北平已經成為了公開的秘密,報紙上登了消息,還專門發了號外。滿世界的好人壞人都知道。正因為如此,毛澤東在北平的駐地就成了秘密中的秘密。如果保密不好的話,那后果是不堪設想的。即便空中的敵人不方便的話,地面上的敵人也會蜂擁上去。

因此,周恩來在號來的一大堆房子中,為剛進城的毛澤東選中了香山

香山一帶對外稱呼勞動大學。

不知道是誰給中國共產黨的首腦機關起了個勞動大學的代號,起得太絕、太棒。想想,大學是一般文化教育機構,跟中央首腦機關是驢頭不對馬嘴。再加上又是講勞動的大學,更是特務們不屑一顧的地方了。

而這個風馬牛的代號卻吸引了不少青年學生。

當然,勞動大學也不例外,盡管它從來沒有在報紙上公開招生過。但是,仍有很多熱血青年打著小紅旗,走上幾十里路,到香山來投考勞動大學。自然不讓進,不甘心的他們又去找香山派出所。香山派出所有一個人是中央警衛團派進去的,他耐心地勸,說勞動大學不對外招生,是我們內部辦的一個勞動組織。

“那為什么叫大學?叫大學就應該招生。”女學生當然不愿意白跑這幾十里路。

“叫大學只是一種稱號,不叫大學屬于招生性質的也可以招學生,叫大學不屬于招生性質的也沒有辦法招學生!對吧?”

女學生磨半天,她也明白沒有用,派出所跟勞動大學差不多是八竿子遠,人家就是說同意你去報考勞動大學,不也是廢話嗎?

沒辦法,站崗的戰士更是不肯通融,連話也不肯多說,就是不讓上香山。上不了香山,找不到勞動大學校部,還談什么考試一類的話題呢?

女學生只好拿上小紅旗往回走。這回小紅旗不再驕傲地舉起,而是沮喪地耷拉在腳的位置上。她們一邊走一邊琢磨:“是呵,勞動大學從來沒有發過招生簡章,也許香山派出所沒有騙我們吧。”

路上碰到愛說話的香山老鄉,對她們說:“嗨,勞動大學是考的嗎?你沒聽他們老嚷嚷老大老大的。”

“勞大還是老大?”“勞大”這兩個字從香山老鄉的嘴里出來,就成了老大。聰明的女學生問。

“當然是老大啦,誰敢自稱老大呢?”香山老鄉神秘地笑笑,反問了一句,走人了。女學生墜入了五里云霧中,又似乎明白了點什么。老大?那一定是共產黨的最高機關吧?她們猜想可能是:

毛主席住在那里。

確實,香山是黨中央機關的駐地。

但是,別說局外人,就是局內人,也不一定個個心明眼亮。郊6分局跟局長張鋒一塊進城的大學生鄭存祚,當時有個理解。他認為勞動大學就是中央社會部,他壓根也沒想到勞動大學就代表黨中央。

毛澤東到北平的那天之前,后來是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的王新賢叫張鋒去清華園火車站一趟,鄭存祚跟去了,他卻沒想到他是在為毛澤東和黨中央入城做準備。

王新賢問:“假如發生空襲,這地方有沒有躲藏的可能?”

張鋒想了想,布置挖了個能藏人的掩體。

鄭存祚雖然接觸解放區不多,但他接受過13兵團司令程子華的招待,很隨便。所以,他認為一般人來北平不會有那么大的架式,猜想毛澤東要來。

當然,誰也沒捅開這層窗戶紙。

那時候,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好,就是知情人也不一定知根知底,更不要說敵人了。毛澤東住在香山的消息,知道的人就很少。毛澤東住在香山雙清別墅,知道的人就更是鳳毛麟角了。

那時,保密工作相當嚴格,該你知道的告訴你,不該你知道的你也別問。

李旭明說:“那時保密工作太好了,失了密,要掉頭的,你知道唄?”

不是危言。一名營長,因為說了一句話不小心暴露了秘密,于是,他把自己生命中美好的6年交給了監獄。

就這么嚴重。

 

那時,李旭明在香山公安分局當科長,毛澤東來之前,他參加了對壞人的監視工作,并且安排中央警衛團的便衣隊住在老鄉家,以及馬路邊上的路線警衛。毛澤東來的那天,李旭明聽說西苑機場有保衛任務,保衛誰他可不知道。他在香山分局守攤兒。香山分局就在香山公園門口的那條買賣街上,毛澤東打那路過,李旭明不知道。后來還是群眾紛紛傳說毛澤東去西苑機場檢閱部隊,他才知道毛主席來了北平。但是,毛澤東住在他的管片里,他還是不知道。直到毛澤東去了中南海很長時間以后,李旭明才從中央警衛團的人嘴里聽到這條已經解密的秘密。

线上百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