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西柏坡創新教育培訓中心
西柏坡創新教育

熱門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培訓資訊

95歲抗戰老兵郭密:我與“狼牙山五壯士”的真實經歷!

郭密,男,1923年9月出生,河北省易縣人。1940年入伍,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兩次榮立大功,被授予三級解放勛章、獨立自由獎章、抗美援朝一級勛章。1983年離休。出版有自傳體文集《難忘的歲月》。

2018年3月的一天,打電話問候晉察冀老兵郭密,雖然已是95歲高齡,但老人依然能聽出筆者的聲音,并很高興地聊了一會兒。說起2016年《解放軍報》上刊登的那篇《鐵證:“狼牙山五壯士”的真實細節無可置疑》文章,老人很高興地說,“軍隊媒體早該站出來發聲了,前幾年之所以出現各種關于五壯士的謠言,主要是官方媒體不發聲,個別媒體和網絡又起了推波助瀾的壞作用。”

為狼牙山五壯士作證,一直是這位晉察冀老兵持久以來的心愿。2012年6月當面接受筆者采訪時,郭老就信誓旦旦說,“狼牙山五壯士是著名的抗日英雄,是我們晉察冀軍區的驕傲,也是名列民政部公布的首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他們不僅和我同在一個部隊,葛振林、宋學義還和我是抗大分校的同班同學,他們的英勇事跡真實無誤,這點我可以作證。”

狼牙山五壯士就出自郭密所在部隊

狼牙山,坐落于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西部的太行山東麓,距縣城45公里,因其奇峰林立,崢嶸險峻,狀若狼牙而得名。早在兩千年前的戰國時期,“狼山競秀”就是當時的燕國十景之一。它不僅是一座雄險奇偉,景色秀麗的名山,更是一座英雄的山,八路軍五壯士浴血抗擊日寇時的舍身跳崖使它聞名于世。

1923年10月,郭密就出生在狼牙山下一個名叫裴山鎮向陽村的地方,家里除了父親郭田富、母親郭王氏之外,還有三個姐姐和一個哥哥。

1937年8月16日清晨,鄉親們還在睡夢中,日本鬼子的坦克就開進了向陽村。由于年紀小,當時郭密并不害怕,還跑到南街去看熱鬧,并在那兒遇到了一個抓母雞的鬼子,鬼子見來了個小孩,就讓他找繩子把雞綁起來。郭密順手揪了根地瓜秧,結果在綁的過程中把雞給放走了,小鬼子氣急敗壞,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這邊雞給放跑了,他家的毛驢卻又被鬼子給搶走了。那可是全家的命根子也是唯一值錢的東西啊。

1938年春,地處河北的狼牙山地區成了鬼子、國民黨和共產黨你來我往的半淪陷區。八路軍來了,發傳單、寫標語,召集鄉親們開會,宣傳黨的抗日政策,也兼具打鬼子。平時,國民黨領導下的二路、七路、十路軍耀武揚威,和土匪惡霸一起作惡鄉里。但鬼子一來,國民黨的部隊就望風而逃,八路軍則利用游擊戰術,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同敵人周旋。

1940年,家里實在揭不開鍋了,經過反復選擇,17歲的郭密參加了共產黨領導下的八路軍,開始走向革命的道路。

“百團大戰”時,郭密在晉察冀軍區一分區政治部組織科巡視團當通訊員。在井陘激戰中,煤礦火車站日本站長助理和妻子被炮彈炸死,遺留下兩名女孩——美惠子和瑠美子。當時,分區下屬三團一營四連2名戰士聽見小孩哭聲,就奮不顧身沖進濃煙滾滾將要倒塌的房子,救出了這兩個小孩。隨后,一分區司令員楊成武派人將兩個小女孩送往軍區司令部。聶榮臻司令員指示專人照料,后來附信一封,將兩個小女孩送還日方。

1941年9月,日本鬼子在不到十天的時間里,對花塔山、狼牙山地區發動了兩次大的合圍。9月25日拂曉,圍攻狼牙山的敵人在飛機、大炮掩護下拼命向棋盤陀進攻,負責掩護部隊轉移的分區一團三營七連六班在班長馬寶玉、副班長葛振林帶領下邊打邊撤,最后面對步步逼近的鬼子,打光了子彈的五壯士喊著口號縱身跳下懸崖。棋盤陀上有個道觀,打仗時候老道士就躲在小山洞里,正好目睹了五壯士跳崖的壯烈一幕。他看到有兩個人被懸崖上伸出的樹枝掛住,便急忙跑到部隊報告消息,經搶救,葛振林、宋學義幸免遇難,但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三名同志卻犧牲了。

棋盤陀戰斗結束后,一分區政治部將情況進行了上報,五名戰士的英雄壯舉迅速傳遍了全軍全國,被譽為“狼牙山五壯士”。1942年5月,晉察冀軍區舉行了“狼牙山五壯士”命名暨反掃蕩勝利祝捷大會,聶榮臻司令員對五壯士行為給予高度評價,認為:“他們身上展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的優秀品質,體現了中華民族的英雄氣概。”新中國成立后,狼牙山五壯士的英勇事跡被收錄進小學課本。

后來,郭密隨所在部隊征戰大江南北,離開了狼牙山地區,但不管身在哪里,在什么崗位上,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生他養他的小山村,也忘不了長眠在那塊熱土上的戰友。解放后,他也多次回去,看望家人和鄉鄰,祭奠戰友和勇士。

和狼牙山兩壯士成為抗大同學

1944年3月,黨中央從敵后抽調一批干部送往延安中央黨校學習,晉察冀五分區政委羅元發(開國中將)就在其中,作為首長警衛員,郭密隨行前往。

羅政委的愛人是河北易縣貓兒崖人,在分區保衛科當干事。要去延安了,羅政委不放心家中老人,就讓郭密到家里去探望一下。臨出發前,羅政委愛人讓郭密給父母帶了一些邊區的糧票和銀元,并配備了一支駁殼槍、20發子彈和一匹快馬。由于老家離貓兒崖都很近,郭密請示想順便回家看看父母,羅政委也很爽快地同意了。

到家第三天中午,郭密正在與母親嘮嗑,忽然聽到鄰居家的雞“嘎嘎”直叫,趴近窗戶一看,幾個日本兵正追著院子里的雞到處跑,一只老母雞被追得飛到他家豬圈上。見勢不妙,郭密急忙抓起槍,隱蔽觀察鬼子的動向。好在鬼子對飛到豬圈上的雞并不在意,抓了幾只就嘰里呱啦講著話走了。

從家里回到部隊后,開始為赴延安做準備。除了政委和愛人外,隨行的還有兩名警衛員、一名勤務員和一名馬夫。經過長途跋涉、穿越多個敵占區封鎖線后,一行人安全到達延安。剛開始時,晚上可以陪首長去中央黨校禮堂看戲,還能經常見到毛主席和他的老師徐特立,早上散步時還能見到朱德總司令。

有一天,羅政委看他沒事,就說:“小郭,我學習期間,你也去學習學習吧”。于是,當天晚上他就趕到了抗大二分校所在的陜西清澗縣城,被分到二營四連一排三班學習。當時抗大校長是孫毅,治校十分嚴格,除學習文化外,還學習刺殺、投彈和射擊。他所在的班共有12個人,正、副班長就是狼牙山五壯士的幸存者宋學義和葛振林。

對于宋學義和葛振林的情況,作為首長警衛員的郭密很清楚。五位壯士跳崖后,晉察冀軍分區發出訓令,通報了五壯士的英雄事跡,號召全區指戰員向他們學習。并決定:1、在每次戰斗中,高度發揚英勇頑強的拼搏精神,以戰斗的勝利紀念他們;2、在烈士犧牲的地點建紀念碑,命名為“狼牙山五壯士碑”;3、決定馬寶玉等烈士作為一團模范連七連的榮譽戰士,每逢紀念日點名時,首先由榮譽戰士點起;4、對于光榮負傷的宋學義、葛振林兩名同志,除了通令嘉獎外,各贈榮譽獎章一枚。后來,軍區還分別獎給兩人“模范青年”獎章各一枚。因為三個人都是易縣老鄉,見面之后自然非常親近,關系處得也特別好。

兩個月之后,羅政委學習結束,郭密也回到延安隨政委一起奔赴東北,離開了抗大分校,從那之后再也沒有見到過宋學義和葛振林,只是解放后有一次在畫報上看到過他們兩個人,其中宋學義是少校,葛振林是中校。

難忘激情燃燒的崢嶸歲月

抗日戰爭解放后,為了解放東北戰場,黨中央決定向東北輸送大批干部,經過爭取,郭密隨部隊到達錦州,被任命為一團一營營部指導員,具體負責營直屬隊的政治工作。

1946年8月,在遼西女兒河地區同國民黨打了第一仗。根據敵強我弱態勢,將部隊撤到半截塔地區,同敵人展開了游擊戰、破擊戰,逐步向運動戰過渡,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同時繼續發動群眾,壯大隊伍,鞏固根據地。在攻打王爺府的戰斗中,一連指導員不幸犧牲,當時戰斗打得相當激烈,部隊減員比較嚴重,在這關鍵時刻,團長將他調到一連任指導員。他一邊熟悉連隊情況,一邊配合連長指揮戰斗,很快進入角色,帶領官兵勝利完成了戰斗任務。

在隆化戰斗中,他正率領部隊向預定目標前進時,突然“撲”的一聲悶響,一發炮彈落在他的腳右邊,把地鉆了一個大洞,幸運的是一顆臭彈沒有爆炸,戰友們都為他出了一身冷汗,連長也與他開玩笑說,“蔣介石還不想拆散我們這對老搭檔啊”。

漫長的歲月中,郭密又先后參加過兩次楊杖子戰斗、狼山廟阻擊戰、血戰350高地、奪取昌黎城、遼沈戰役、平津戰役、渡江戰役等大大小小的戰役和戰斗,可謂是槍林彈雨,九死一生。

1949年8月,擔任營教導員的郭密在江西某地剿匪期間,被選為駐地黨代表,并到江西軍區療養院療養兩個月。和電視劇《亮劍》主人公的愛情故事一樣,在那里他遇到了療養院護士于秀坤,并由療養院院長王佐民做媒,成就了一段跨世紀的美好姻緣。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郭密所在部隊作為48軍先遣部隊,奉命從南昌市樟樹車站出發,經過三天四夜抵達錦州北大營改裝、整編。1951年1月下旬,時任605團政治處副主任的郭密隨部隊開赴安東,與蘇聯紅軍共同防守鴨綠江大橋。當時中蘇雙方都投入了大量兵力,白天空軍、高射炮、雷達、探照兵軍兵種協同作戰,晝夜堅守;夜間作戰炮彈爆炸的火光、探照燈光,使鴨綠江面和新義州、安東兩市亮如白晝,打得敵機難以接近目標。轉入機動作戰后,他又經歷了多次戰斗,親眼目睹了戰爭使平壤、新義州、沙里院三座城市幾乎被夷為平地。

1958年回國后,郭密先是到南京炮兵預備學校學習,之后回到沈陽軍區炮兵司令部某團當政委。1964年末轉業到東北電業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工作。在電力部門期間,他轉戰東西南北,從遼寧到四川再到內蒙,籌建和建設了大大小小17座電廠,直到1983年光榮離休。

 

值得一提的是,郭密87歲的老伴于秀坤也是一名經歷過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兩位老人不僅因療養相識相愛,有著《亮劍》里李云龍與田雨式的浪漫愛情,還一起度過了婚姻中的“金婚”,真正實現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誓言。前些年,離休后的郭密和老伴每天打打臺球、看看電視、散散步,生活非常充實。這兩年,隨著歲數越來越大,腿腳也漸漸沒有以前那么利索,多數時間就呆在家里不怎么出門了,四個兒女就分頭回來陪伴他們,日子過得安詳無憂。作為一名入黨70多年的老黨員,他依然每月按時積極交納黨費,通過電視報紙了解國家大事。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則是:“沒有共產黨的領導,就沒有今日之中國,更沒有中國人民的幸福生活,這是每一個黨員、每一個群眾都必須牢記的”。

线上百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