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西柏坡創新教育培訓中心
西柏坡創新教育

熱門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文化

西柏坡賦

梁 衡

西柏坡乃冀中一普通山村,然其聲沸海內,名傳八方;瞻者益眾,研者益廣。天降大任,托國運于僻壤;小村何幸,成歷史之拐點。

1948年春,中國北方大地正寒凝將消,陽氣初升,國共兩黨還勝負未分。時毛澤東方戰罷陜北,過黃河,進太行,一路西來;劉少奇正經略華北,鬧土改,分田地,發動群眾。中央五大書記,自一年前延安分手,重又際會于此,設立中國革命之最后一個農村指揮部,將要奪取大城市,問鼎北平。

是時也,日寇甫敗,蔣介石心氣正盛,仍欲圓“剿匪”舊夢。于是設指揮部于南京,乃六朝古都,紙醉金迷之城。共產黨則選定這個山溝,窮鄉僻壤,無名無姓之村。當是時,勢雖必勝,黨卻還窮。戰事緊,參謀竟無標圖之筆,而以紅藍毛線推盤演兵;文電急,領袖苦無辦公之所,只就炕桌馬燈草擬電文。借得民房一室三桌,是為情報、作戰、后勤三部;假小院石碾一盤,以供毛、周、朱選將、發令、點兵。雖軍情火急,院門吱呀,不廢房東荷鋤歸;指揮若定,讀罷戰報,還聽窗外磨面聲。談笑間,一戰而取遼沈,二戰而收淮海,三戰而下平津。全國解放,大局已定。

當此乾坤逆轉,將開國定都之時,中共高層卻格外之冷靜。一間大伙房里正在開黨的中央全會,靜悄悄,審時度勢,析未來;言切切,防微杜漸,議黨風。斯是陋室,無彩旗之張掛,無水茶之遞送;甚而上無主席臺之擺設,下無出席者之席尊。主持者唯一把舊籐椅,代表席即老鄉家的幾十個小柴凳。通過的決議卻是不祝壽、不敬酒、不命名。其心之誠,直叫拒者降、望者歸,大江南北,傳檄而定;其風之嚴,令貪者收、賄者斂,軍政上下,兩袖清風。孟子言,先賢而后王;哲人曰,先憂而后樂;共產黨人,未曾掌權,先受戒驕之洗禮;五大領袖,進京之前,相約不做李自成。

中國革命乃土地革命,政權之爭實民心之爭。仰觀自陳勝吳廣至太平天國,起起滅滅,熱血空灑黃土舊,悲歌唱罷王朝新。只有共產黨,地契舊約照天燒,徹底解放工與農。黨無己利,人無私心,決心走出人亡政息周期率;言也為民,行也為民,載舟覆舟如履薄冰。西柏坡,一塊豐碑,一面銅鏡,一聲警鐘;二中全會,兩個務必,兩個預言,再三提醒。自古成由艱辛敗由奢,謙則受益滿招損。正西風烈,柏松翠,坡草青,精神在,長久存。

线上百家娱乐